上一页

ⓘ 四聲




四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ⓘ 四聲

四聲 者,漢語調類也,古音分四聲,曰平、上、去、入。後,全濁清化,調分陰陽,成四聲八調,南人漢語承之,或添或減。北人漢語,平分陰陽,失入聲而分派他聲。普通話有三聲四調,平分陰陽,入派三聲,濁上歸去。粵語有九音,四聲皆分陰陽,而陰入又分上下,成九音。吳語猶四聲,而有連續變調。越南語平玄二聲爲平,問跌二聲爲上,銳重二聲爲去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 概要

語言學所謂聲調者,音節之抑揚也,漢語以抑揚變化明詞義。然則漢韻學分音別類,抑揚之外,更添頓挫,頓挫者,入聲也,-p、-t、-k、-h者也,音聲內破,音程短促,劃計入聲。

漢語一字一聲,高低變化者,調值也,趙元任以五度示之,曰:低(一)、半低(二)、中(三)、半高(四)、高(五),五度合而成聲。同一調值者,歸音分類,配以舒促,得調類。

中古本四聲,及後音變,分陰陽調,合八聲,稱四聲八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 中古

四聲之名,始於六朝,齊梁人沈約作四聲譜,劃平、上、去、入。梁書載梁武帝問周捨曰:「何謂四聲?」捨曰:「天子聖哲是也。」天子聖哲者,對平上去入也。四聲何物,竟無一說,只知例字。古今音變,今音上字兼有上去二聲,言動作者上聲,言位置者去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1. 中古 調值

六朝至唐,四聲調值難斷,唯知入聲音短。日本永祚二年,安然著悉曇藏,卷五曰:「平聲直低,有輕有重。上聲直昂,有輕無重。去聲稍引,無輕無重。入聲徑止,無內無外。平中怒聲,與重無別。上中重音,與去不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 上古

沈約發明四聲,是故上古有聲調乎?無聲調乎?不可知。古來眾說紛紜。眾說皆以詩經押韻爲據。察乎詩經押韻,四聲調配,平上與去押,去入可押可不押。清人顧炎武謂上古平仄者,遲速輕重也,平聲最長,上去次長,入聲最急。去入可押,察乎中古,「易」「出」「惡」皆有去入二聲,可知去入相近。故此,段玉裁倡平上入三聲合,而與去聲對,黃侃倡平入一類,上去一類。今人王力繼之,作漢語史稿,分平入二類,再以長短分,合四聲。今音聲調以高低分,古音聲調以長短分,長平變平,短平變上,長入變去,短入變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4. 今音

今音承四聲八調。古今音變,調值未明,雖各方漢語大異,而調類小異。陰陽者,聲母之清濁也,陰高陽低,陰清陽濁。初,濁音沉昂而清音高爽,中原失清濁,始以高低分。吳語紹興話、閩語潮州話,四聲皆分陰陽,成八音。普通話僅平分陰陽,失入聲。漢語大抵平分陰陽,究其出處,平聲音長,仄聲音短,陰陽判然,唐始有陰陽平聲。調類分合,乃方言劃分之基要。入聲者,如晉語、一部中原官話,韻尾作促音,故有入聲,或入聲舒化,以調值異於他聲。東干語甘肅音,單字調無不同,多字合而變化,調類唯一。

  • 比什凱克以東干語甘肅音示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漢語拼音者 中國大陸注音之法也 以拉丁字母為之 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一日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頒許 外邦之習用華語者 如新加坡 亦從其制 幼學啟蒙 必先習之 然後習字 大陸區輿之內 凡西譯人名 地名 皆由其法而名 其聲母二十有一 韻母三十有九 並分 四聲 陰平 陽平 上 去也 普通話聲韻表  漢語拼音一文似未成 宜善之
  • 今之普通話者 其音基於灤平邑 一九五三年 遣人採之 越二秋 覈爲國語 當世標準漢語有二十三聲 三十八韻 四聲 四聲 為陰平 陽平 上 去 入聲於國語缺 亦無全濁 國語中清化入全清 仄 次清 平 音節共計千三百有餘
  • 東平話者 東平俗民之語也 屬中原官話兗菏片 古之 四聲 今尚存三 唯平分陰陽 與國語同 入聲三哌 古之入聲 今多為平 居輕聲前 調亦易也
  • 漢藏語雖異 其源本一 藏語以藏文書之 藏文者 一云承古象雄文 一云吞彌 桑布扎仿梵文而制 衛藏藏語 亦名中部藏語 清濁合流 分爲 四聲 去古藏語甚遠 康巴藏語 亦有聲調 安多藏語 有復輔音而無聲調 最類中古藏語 藏語方言甚番 言不通而書同文 有類漢語  藏語一文似未成 宜善之
  • 大宋重修廣韻 者 韻書也 兼收字義 遂亦為字書 欽定韻書 成於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 依宋時 四聲 而列 平 上 去 入是也 以平聲字多 遂分上下 成書五卷 收字凡二萬六千一百九十四 錄韻共二百又六 而韻復含小韻 計三千八百七十四 韻典網 廣韻 全字表及輸入法 廣韻 全字表 含大字符集
  • 六朝之世 調惟 四聲 不分平仄 謂之永明體 沈約嘗撰 四聲 八病説 以發之 唐有平仄之辨 蓋以平聲字多 而上 去 入者寡 且聲調陰陽相對也 詩律之節在偶字 遂有二四對 二六同 反 黏之法矣 詩分五七言 八句曰律 四句曰絕 越八句者謂之排律 故有七律 七絕 七言排律 五律 五絕 五言排律 夫中古華音分 四聲
  • 五者 附書初聲之右 凡字必合而成音 初中終三聲合而成字 然終聲解曰 ㅇ 聲淡而虛 不必用於終 而中聲可得成音 平上去入 四聲 以點示乎字左 此法也 俗曰聲調 而實異乎漢語 四聲 而類乎日本語焉 朝鮮之音 無齒頭 正齒之別 訓民正音 之解例 亦不之辨焉 而 洪武正韻譯訓 別作齒頭 正齒之字 為世
  • 漢胡雜合 而成唐音 為中古之音 於南國 衣冠之南渡 亦有吳音混於正音者 此世樂府有吳曲 西州曲之分 蓋亦異音之故也 宋季 中原復為胡君 語音大變 四聲 缺入 派為三聲 唯江南淪陷不足百年 語音未大變也 明初都應天 永樂間北遷 百官隨同 江左之音復入燕地 以後四百年皆都北京 遂以為國語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