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ⓘ 明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開陽

開陽 ,或作 武曲 ,星也,位居北斗第六。泰西天官列于大熊座。視星等二點二三。七星中第四明,為日之七百倍。年三億七千萬歲。去日八十三光年。重二點二三倍於日,半徑二點四倍於日。佛教經典併民俗或有 武曲 之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曾櫻

曾櫻 ,字 仲含 ,號 二雲 ,江西臨江府峽江縣人。年十三,補弟子員。萬曆壬子舉人,丙戌進士出身。授工部主事。 天啟中,遷工部郎中;次年改常州府知府。天啟七年,任浙江右參政。 崇禎元年,授福建按察副使。崇禎四年,任福建按察使、同年改福建參政。崇禎十年,改湖廣按察使、山東右布政使。 崇禎十四年,以右副都御史銜任登萊巡撫。次年,改南京工部右侍郎。歷兵部侍郎、薊遼總督。 及明亡,朱聿鍵授其工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、太子太保,改吏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。永曆五年,大清張學聖、馬得功襲廈門,時櫻於城中,或邀之遁,櫻曰:「此一塊清淨土,正吾死所,豈復泛海求活耶!遂自縊。時二月三十日也。門人阮旻錫、陳泰等冒險出其屍, 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後涼懿武帝

後涼太祖懿武皇帝 諱 光 , 呂 氏,字 世明 ,略陽臨渭人,氐人,十六國時後涼開國之君,秦太尉呂婆樓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漢昭武帝

漢烈宗昭武皇帝 諱 聰 , 劉 氏,一名 載 ,字 玄明 ,匈奴人,本出新興,漢光文帝第四子,母張夫人,十六國時漢趙之君,光興元年至麟嘉三年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乙炔

乙炔者,氣體也。無色,性易燃。屬官品,炔烴之最簡者也,只具二碳。俗稱電石氣。製之以電石(碳化鈣)加水,化學式如是: CaC 2 + 2 H 2 O → C 2 H 2 {\displaystyle {\ce {CaC_{2}{+}2H_{2}O\rightarrow C_{2}H_{2}}}} ↑ + Ca 2 {\displaystyle {\ce {+ Ca_2}}} 碳者為sp雜化,故分子形狀為直綫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張茂

張茂 者,嘗有四人: 張茂偉康,東晉人 張茂 宣德進士,明宣德之進士 張茂成遜,前涼之君 張茂彥林,曹魏之官

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ⓘ 明

元末大亂,太祖朱元璋起於草莽,削平群雄,北逐元人,即皇帝位,建號 大明 ,都南京,史稱洪武之治。後燕王棣興靖難之役,建文帝不知所終。王遷都北京。修大典,鑄洪鐘;五征沙漠,七下西洋,外邦賓服,史稱 永樂盛世 。仁宣二帝,寧邦守土,一時之盛世,是為 仁宣之治 。英宗以降,閹宦專權,國勢日衰;孝宗踐祚,親賢臣,遠小人,一時中興。世宗之後,帝主怠政,士子結黨,閹宦專權,朝政不綱。終亡於順。順復亡於清。清人南下,江南至嶺南宗室相繼而起,皆不久有。昭宗嗣於廣東,力支十有五年,崩。明遂亡。自太祖至昭宗,紀統二百九十三年,王天下二百七十六年,傳世十有九帝。疆土盛時,「東起朝鮮,西據吐蕃,南包安南,北距大磧。東西萬一千七百五十里,南北萬零九百四里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1. 興廢 太祖開國

元季,蒙人暴虐,分國人四等,魚肉漢人。帝主奢靡,不擅國計,國用日匱,遂濫發寶鈔。致民不聊生,海內生怨。至正十一年,黃河大水,紅巾起,海內呼應,天下大亂。次年,郭子興濠州舉事,淮右布衣朱元璋附之,戰輒勝,子興遂妻以所撫馬公女,即高皇后也。十五年三月郭子興卒,元璋盡攬其部。十六年二月,元璋陷集慶,改應天府。廿三年滅陳友諒,廿四年自立爲吳王,史稱西吳,廿七年滅張士誠,降方國珍。廿八年正月,太祖應天稱帝,國號大明,改元洪武。七月,移師北伐,克大都,元帝北亡。洪武四年滅夏,收四川;十四年破元梁王,克雲南;數征沙漠,廿年降元太尉納哈出,平遼東。至此天下始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2. 興廢 靖難之役

太祖崩,立太孫允炆為儲,史稱建文帝。建文帝用方孝孺、齊泰、黃子澄,倡削藩。燕王朱棣以「皇明祖訓」靖難。洪武三十五年,敗建文帝,入主京師,更年號「永樂」。史稱「靖難之役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3. 興廢 永樂王朝

燕王入京,殺景清、鐵鉉,誅方孝孺十族。更年號「永樂」。任內立內閣,用姚廣孝,削藩。命草「永樂大典」。令鄭和七下西洋,尋建文蹤跡,實欲揚國威。五征漠北,欲當天可汗。南征安南。命亦失哈赴松花江,設努兒干都司。平思南、思州土司亂,設貴州布政使司。欲強控烏思藏,遣官吏迎僧入京,封號,曰帝師。史稱永樂盛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4. 興廢 中衰

明自成祖以降,內閣用事,及世宗,則帝不用事,內閣攬權,黨爭始。萬曆初,張居正使考成之法,貪官皆懼之。令明朝繁盛一時。及居正逝,新法盡被帝廢。

熹宗朝不問國事,權或拖於閹寺,無治人以行治法,亦外釁而內訌;天災連年,西北民變遂起。魏忠賢領司禮監而議國是,內閣之勢始衰。

及毅宗踐祚,殺魏氏而借其勢重振皇權。然此時久廢不興,兼之天災瘟疫,縱有回天之意,難救中原之危。兼之思宗剛愎自用,時數敗壞,日甚一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5. 興廢 亡滅

崇禎初年,三餉繼立,民變迭起,無餉則軍畔,加稅而民反,反勢斯成。時,高迎祥自號闖王,李自成、張獻忠先後附之,各據一方,互為呼應。及後,高迎祥薨,李自成繼起,克潼關,入長安,自立為帝,國號大順。獻忠克蜀,入成都,建國大西。

至崇禎十七年四月,李自成陷北京,思宗自縊於煤山。明將吳三桂降清,開山海關引清兵入中原,大開殺戒。遂有滿清大屠殺,中原江南,血染人間。

中國淪喪,則有衣冠南渡。安宗嗣於南京,紹宗嗣於福建,據長江而守天險,求偏安而存明祀,然諸鎮不和,黨爭相鬥,以致無力禦敵,竟至左良玉揮軍東畔,天險虛設,二年則浙閩皆陷,諸帝共死。後清廷剃髮令起,漢民憤之,南明殘勢復起,閩粵川渝,皆有反擊。

曾有明將鄭成功圍金陵以復中華, 然以敗終。西南川滇李定國以守,屢有勝績,留明十餘載漢家江山。雖定國忠勇,遺民思邦,於永歷六年至八年復桂取粵。然天下大勢已去,諸將不合,終以野亡。永歷十三年,因孫可望之叛,清軍陷昆明,定國西走。西南竟陷矣。

永曆十五年十二月,昭宗南狩緬甸。緬王莽白獲帝,獻於虜。十六年四月,吳三桂弒昭宗於雲南昆明,明遂亡。

延平武王鄭成功奉明寧靖王術桂監國,據臺灣抗清,仍用永曆年號。歷三世,三十七年亡。漢家天下至此盡於滿洲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1. 禮儀 大禮

明之禮有多目。莫重於天。是為大祀,次中祀,次小祀。天子親大祀。每歲行大祀十三、中祀廿五、小祀凡八。皆遣官祭之。復有非常祀,籍田、釋奠之禮屬之。宗廟社稷,大祀也。先師,中祀也。雖帝王不親中祀,惟釋奠之禮,實有大祀之實,帝王親之。廟堂配享,兩廡從祀,古已有之。配享者大賢,從祀者次之。嘉靖中,世宗皇帝以孔子禮同天,非之。從張璁言,廢孔子王爵,止稱至聖先師。復隳孔廟之像,代以木主,著為制。明初因元制,像聖賢而祀之。自是乃改。嘉靖中從祀者九十一人,累增之,凡九十七人。明制,凡神必有祀。無祀之神,祀於厲壇。厲壇者,厲鬼之壇也。此制前朝多無,洪武中置之。京師有泰厲。各藩有國厲,縣有郡厲。是故明之祀,周及上下,無疏漏不祀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2. 禮儀 朝貢

藩王朝明皇帝,遣應天知府勞之,藩使來朝,遣同知勞之。賜宴,遂朝皇帝於奉天殿,朝皇太子於東宮。見畢,上下復賜宴多席。送還出境。

有明之世,他國之欲通中華者,必由朝貢,是故明世無邦交之義,而有朝貢之禮焉。太祖皇帝曰:以小事大,古今一理。他邦之來朝者,雖大小有別,強弱殊異,一以同禮待之。明制,琉球國二歲一貢,朝鮮、安南、占城、暹羅三歲一貢。日本國十年一貢。洪武十六年,行勘合制。賜諸國勘合若干道,貢使持勘合,乃許貿易。沿海置市舶司,以甄勘合之虛實。朝貢之制既完,因之獲利者亦眾。或一歲多貢,朝廷頒賜之厚,倍於所貢。明制,禁民與貢舶通,久之法馳,走私日熾,有司患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 食貨

明初,太祖皇帝釐正戶籍。置三等戶。民、軍、匠也。復遷民之無田者於諸空地以實之。明世口數,雖諸說不一。然皆不下一億。中尤以浙江、南直隸、江西為庶。天下戶口,半在此焉。華北諸省,歷朝屢被瘡痍,明立,亦見甦生。譬若陝西,萬曆中,戶口較洪武時倍之。蓋太祖行遷徙、減賦、軍屯諸策,田畝既耕,民生遂得小康焉。

明之賦稅,國初用唐兩稅法。歲入七分用之,三分存之。嗣後國用益繁,至世宗朝而不敷。穆、神二廟臨朝,天下賦稅積欠,至有十餘年而未征者。萬曆九年,乃從首輔張居正議,行一條鞭法。其後每有大役輒加增派,萬曆三大征,崇禎中民亂,咸加增賦。明初賦稅多實貢其物,正德以降,代以金銀者愈眾。久之,官俸、兵餉、宗藩之祿,亦皆支以銀兩。

明之賦稅,尤亂於其季。神宗朝礦稅甚苛,監稅復濫,民苦之。至於加派繁復,明季所課非常之稅凡兩千萬兩。民不堪其重焉。

明制,國家專鬻鹽、茶。置綱冊,載於其冊者許代賣之。茶則有官茶、商茶、貢茶之別。官、貢皆直輸朝廷,商無預之。商茶蓋商以實物易官製憑據,號曰引目,茶商以引目取茶,始得鬻茶於市。明制禁酒。終明之 世鮮產之。酒稅較他稅為輕,皆上之州府,不達禁中。

明因古來之習,以農為國本。三百年間,農具、施肥、種植、水利皆有所更新。明季浙西、太湖所植水稻,其密度之高,甚於共和國初。或云,明之糧產,半倍於宋。是故明世天下糧產之豐,前所未達,後亦有所不及焉。惟耕地多集於三吳,地凡貧瘠,雖有田而不耕。

明之匠人,别立一戶。是為匠戶。復分民匠、軍匠。軍匠者,居諸衛所,隸兵部。民匠隸工部,朝廷每興土木,民匠為之,勞而無給。明匠世襲,禁轉為民。民匠之中,尚有住坐匠、輪班匠。住坐諸匠宿京師,輪班諸匠無常居處,隨徵而應,班時或一歲、或二、三歲。

明世,凡儒戶并農商漁茶之戶皆屬民戶。民之所業有貴賤,民戶之中,嚎喪、乞丐、器樂、女妓之屬,時人賤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4. 兵備

明制,軍戶世業兵。是故明之兵皆世襲,非征自民丁。此制漸馳,朝廷乃募兵於民。明廷廣置屯田,軍以所屯之田自給。有明之世,火器大盛,銃、炮之用益頻。清人遠不及之。

明之用武也鮮,永樂以降,皆作守勢。明重文,委將兵於進士。復行兵將分離之制,是故將不領常兵,兵不屬一將。明廢元軍制,更置都指揮使司凡二十三。下置諸衛所,有事則以五軍都督府節制之,無事則歸。是故帝王總天下兵馬,眾帥不預之。明制,軍戶遷移,閤門從徙。每會調防之期,從遷者甚眾。

曰若兵器,明初有寶源局、軍器局、兵仗局。製碗口銃以備軍用。永樂以降,著為常制。成祖皇帝伐蒙古,用火銃齊射之術。于謙守京師,亦賴火器得全。萬曆中,樂清趙士楨自製諸火器、戰車,作神器譜。努爾哈赤興於遼東,明廷乃引紅夷炮制之。時朝廷自西洋購炮,已而仿製之,中華之有巨炮,實肇跡於明也。是故火器之用,以明為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5. 律法

明有三法司,曰刑部、大理寺、都察院。刑部審事,大理寺驗之,都察院司風紀。刑部之下,復置十三清吏司,聽訟斷獄。刑死以下者,一決於刑部。諸大案、死、流之刑,與寺、院共治。是為會審。諸布政使司,置提刑按察使。州府并屬縣,則以州官為之。明世,大小鄉村,置申明亭,亭有老人,理鄉中爭訟。

三法司不司軍戶。軍中律法,悉聽衛所鎮撫司,理軍戶之訟,正軍法焉。都司之下亦置有斷事司,參預軍法。

明之廠衛,名昭於世。廠者,多謂東緝事廠也。復有西廠、內行廠。衛者,錦衣衛也。錦衣本禁中衛所,其制與諸衛所同,有鎮撫司。故付錦衣衛者,實下其鎮撫司也。有明廠衛勢極熾,三法司雖有其名,其實也見奪於廠衛。英宗、憲宗皇帝朝,錦衣衛得預會審。至熹廟御朝,廠衛之虐益肆,士人以下刑部為幸。

論明之律法,必以大明律。明律自洪武六年起議,洪武三十年,製大明律成。凡名例律、吏律、戶律、禮律、兵律、刑律、工律四百六十六條。太祖皇帝復製大誥四篇,以戒不法。是為欽定律誥。明之律例,可更者唯例而已,律之為祖宗成法,禁修之。萬曆十三年,重修諸例,以新明律,成大明律附例。太祖鑒前元之敗,立法尤嚴。必欲除亂暴而後已。惟明律用刑,流於殘酷,肉刑之用甚繁。

明世職官之制,皆由大明會典百八十卷。孝宗弘治中李東陽輩製會典成,著為永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6.1. 外交 朝鮮

洪武二年,高麗王顓表太祖即位,賜以金印、誥命,封高麗國王。二十五年,其門下侍郎李成桂主國事,更名旦,遷都漢城。遣使大明請改國號,太祖詔定朝鮮,取意朝日鮮明也。萬曆二十年,日本寇朝,史稱壬辰倭亂。神宗遣兵援朝。天啟七年,清攻朝鮮,朝鮮屢戰皆敗,明援難繼,無計可施,其王畔明而臣清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6.2. 外交 日本

初,設為永不兵伐之國。後室町幕府權勢不再,戰國紛亂,屢有武士落海為寇,襲擾大明。是為倭寇。故複海禁令限貿易,遣戚繼光定粵閩。

豐臣太閣間,秀吉興軍伐朝鮮,眾近十五萬,明以兵八萬討之。日本軍退。至秀吉薨,德川家康別立幕府,與明和好,自此在無戰端。

至隆慶,海禁鬆弛,雖不得直接舟連相交,亦可貿易相通也。日本白銀遂大入中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6.3. 外交 政治

明之中葉,歐國以有大航海,殖民世界。故臺灣、東南亞之地,皆為彼據。至葡萄牙租澳門,與明交甚。

時隆慶開關,海禁漸鬆,西人如利瑪竇等競入中原。譯幾何原本,傳宗播教,文化以新。

然至末世,諸國皆有殖民中原之心,屢有戰端。崇禎六年,荷艦犯境,明將鄭芝龍敗之。十年,英犯廣州,明水師卻之。永曆十五年,明將鄭成功取臺灣,敗荷軍,臺灣為中國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6.4. 外交 食貨

中歐連接經年,物流相通,中國茶、錦為西貴之玩,歐國技巧為華夏之用。

古砲以機發石,元而用火。至明以降,火器益重,其技多西法也。嘉靖之佛朗機,西國名也。萬曆紅衣大炮始進,紅衣者,亦紅夷也。及至崇禎,大學士徐光啓請西人製造火炮,以衛諸鎮。斯大宗也。至清則復習騎射,火器見棄,交流斷絕。

火炮之外,歐人於美洲所掠金銀,亦以貨殖而大入中國,晚明以銀為幣,亦有此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7. 畛域

明無行省之制,而置承宣布政使司當之。南北二京以下,置布政使司凡十三。其下轄府、直隸州、軍民府。復有二直隸,南直隸、北直隸也。

明之五軍都督府,下置諸衛所。邊衛多有軍屯,名為軍,實與州府無異。復有在外奴兒干都司、烏思藏都司、朵甘都司并所轄諸衛、千戶所、招討司,猶封疆之藩,其土人自治之,歲或入貢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8. 帝系

明帝系,自成祖靖難以還,皆以成祖子孫為大宗。惟惠宗皇帝系出懿文太子標。紹武帝系出唐定王桱。寧靖王術桂系出遼簡王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大 明 世宗肅皇帝諱厚熜 憲宗純皇帝之孫 睿宗獻皇帝第二子也 母聖獻皇后 帝容隆準修髯 正德二年秋八月初十 帝生於興獻王藩邸 爲興王子 弘治七年九月 就藩安陸 五歲 穎敏絕人 正德十四年 父興獻王薨 世子厚熜居喪並決策封國政務 正德十六年三月十四 明 武宗崩於豹房
  • 八載 皆神宗治世 於明帝間在位最久 國運盛衰 成王敗寇 亦盡在神宗一朝矣 萬曆中 國有三大征 曰萬曆朝鮮之役 寧夏之役 播州之役 此三役 明 師皆全勝而歸 是亦有 明 之極盛也 神宗登極之初 兢兢業業 能守祖訓 加以垂簾聽事 名相宰輔 於是九州回春 國情為之一振 號曰萬曆中興 萬曆十年 內閣首輔張居正薨
  • 大 明 英宗睿皇帝 諱祁鎮 宣宗長子也 母貴妃孫氏 生四月即立為皇太子 其母遂冊為皇后 宣德十年正月 宣宗崩 祁鎮即皇帝位 以 明 為正統元年 英宗登帝位時年僅九歲 由太皇太后輔政 累朝元老楊士奇 楊榮 楊溥主政 仁宣之治得以維繼 正統七年 太皇太后崩 三楊去位 宦官王振得寵 廣植私黨 創明代宦官專權之先 百官為之側目
  • 唐 明 宗 唐代北應州胡人 名邈佶烈 李克用養以為子 賜名嗣源 唐莊宗被弑 嗣源嗣立 為人純質 寬仁愛民 常夜焚香祝天 愿早生聖人 即位後減罷宮人伶官 廢內藏庫 百姓賴以休息 然屢以非辜誅殺臣下 及病 秦王從榮作亂 伏誅 明 宗飲恨而終 廟號 明 宗 在位八年 葬徽陵 舊五代史 新五代史
  • 明 誠孝昭皇后 張氏 河南永城人 父麟 弟昇 長子 明 宣宗章皇帝 瞻基 三子 明 越靖王 瞻墉 五子 明 襄憲王 瞻墡 女 嘉興公主 宣德三年嫁井源 正統四年薨 妃 郭貴妃 八子 明 滕懷王 瞻塏 九子 明 梁莊王 瞻垍 十子 明 衛恭王 瞻埏 妃 李賢妃 次子 明 鄭靖王 瞻埈 四子 明 蘄獻王 瞻垠 七子 明 淮靖王
  • 大 明 孝宗達天明道純誠中正聖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 諱祐樘 憲宗第三子也 母淑妃紀氏 憲宗成化六年七月生帝於西宮 時萬貴妃專寵 宮中莫敢言 育帝於周太后宮中 成化十一年 憲宗始知之 敕禮部命名 大學士商輅等因以建儲請 是年六月 淑妃暴薨 帝年六歲 哀慕如成人 十一月 立為皇太子 清修 明史 多貶明帝
  • 大多漢音 對音 域外方音 明 母讀 m 故擬爲 m 漢語 切韻脣音僅幫組 宋有三十六字母 脣分輕重 有幫 非二組 現代漢語大抵承自三十六字母 重脣者 即 明 母 漢語皆作 明 入陽聲調 輕脣者 即微母 粵語仍作 明 吳語文讀作奉 白讀仍 明 普語作喻 日語 無論輕重脣 吳音作ま行 漢音作ば行 韓語 韓語無輕脣 明 微皆作 明
  • 文徵 明 明 蘇州長洲人 初名璧 以字行 更字徵仲 別號衡山 成化六年生 父林 溫州知府 叔父森 右僉都御史 林卒 吏民醵千金為賻 徵明年十六 悉卻之 吏民修故卻金亭 以配前守何文淵 而記其事 徵 明 幼不慧 稍長 穎異挺發 學文於吳寬 學書於李應禎 學畫於沈周 皆父友也 又與祝允 明
  • 大 明 宣宗章皇帝 諱瞻基 仁宗長子也 母誠孝昭皇后 永樂九年十一月 立為皇太孫 仁宗即位 立為皇太子 洪熙元年五月 仁宗崩 瞻基繼皇帝位 以明年為宣德元年 宣宗即位以後 體恤民苦 虛心納諫 故吏稱其職 政得其平 綱紀修明 倉庾充羨 閭閻樂業 歲不能災 其間 民氣漸舒 蒸然有治平之象 史稱仁宣之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