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ⓘ 利瑪竇




利瑪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ⓘ 利瑪竇

利瑪竇 號 西泰 ,又號 清江 ,意大利馬爾凱馬塞拉塔人也,一五五二年生,本名 瑪竇 勵志 ( 意大利言Matteo Ricci ) 。面晰虯鬚,深目而睛黃如貓。世營藥局,為鄉里望族。少學於耶穌會學校,其父素憂瑪竇入會。

年十六,詣羅馬,學於聖湯多雷亞之書院。一五七一年聖母昇天節,發願入耶穌會。翌年,學於會立羅馬學院,修習神學、哲學、天算,師事克拉烏、范禮安。肄業時,既通拉丁、希臘、西班牙、葡萄牙四言。

一五七七年,瑪竇任為遠東使。翌年三月廿四,瑪竇並十四耶穌會士,自里斯本浮海遠渡,南航好望角,北上莫桑比克,復東航,九月十三抵印度果阿,時為葡萄牙屬地也。

初,瑪竇聞沙勿略所志,以為東國之人皆好其道。及抵,覺其言過也,故遺書瑪菲曰:「查印度、日本紀事圖冊,多有誤焉。」然會士於印度見景教徒,且日本人多好其道,瑪竇遂振。在印度四年,瑪竇又學人文學,習神學。一五八零年七月廿六晉鐸後,主傳東土之民歐洲事,上書曰:「若不以我道化之,使其學而有用,僕憂東土之民恨我,使我等所為,盡成泡影。」

一五八一年,東方總巡察使禮安求人可佈教大明者,羅明堅舉瑪竇。遂於一五八二年、萬曆十年,應召東來。夏,抵澳門。瑪竇在澳門習漢語文,以求言語通於華人,便於佈教。時天正遣歐使節團自日本西來,欲道澳門西行,故瑪竇亦淺習日本語。既通漢語,乃學華人以單字為姓,遂改利氏。

十一年,瑪竇並明堅准入居廣東肇慶。時瑪竇以為華人崇佛,乃稱自天竺來,剃髮,衣袈裟,語廣東吏民曰:「吾等自西來,欲居中國,侍天主而終。」瑪竇不言佈教之事,以防被逐。又攜歐洲書物,華人大奇。初抵中華,瑪竇驚文物之盛,曰:「中華之偉盛,除未奉天主,實無敵於世……中華非一國也,乃一天下也……柏拉圖烏托邦,實存於中土乎!」又觀中國醫、算、星相、物理之學,知華人向不重格致之學也。

同年八月,立僊花寺於肇慶,始是佈教。初,教士力習漢語,行漢人禮俗,以求同於吏民。寺中初立聖母像,官吏佛僧,多跪拜之,瑪竇等喜,而不知此乃中國人之禮也。後恐華人以其神為女身,乃改立基督像。

十二年,瑪竇制山海輿地全圖,同年付梓,中國人始識域外地理。並以華人問學時,兼講教義。又譯十誡、天主經、聖母贊歌,著教理問答書。自是中國士民,有問天主教於瑪竇者。時明堅著天主實錄,以漢文解明教義,瑪竇贈之問教者。然中國人皆以其佛教之支流,而不知天主教也。瑪竇在肇慶,收士人瞿太素為弟子,始結交儒士。

十七年,廣東總督欲得瑪竇居,遂北遷韶州,會明堅返歐,而同行會士麥安東、石方西又卒於韶州。自是瑪竇孑然在華,惟太素助之。先是譯幾何原本,後為引見要吏,贈之西洋之物。瑪竇乃日顯,嘗受邀至南雄。瑪竇在韶,習通四書,又譯為拉丁,以便西佈華化。太素為引見日多,瑪竇方知中華所尊者非佛,實儒也。遂請禮安以蓄鬚易服,許之。自廿二年改衣儒服。

廿三年,瑪竇以故北上南京,不及留駐,乃返。至南昌,准其客居。廿四年瑪竇以西洋曆法,測知日蝕,一時聲名大噪,結交儒士,且受建安王禮待。瑪竇回報耶穌會曰:「吾之所以顯名,實土人未嘗見西洋人。中國人素奇西洋技法,且以吾有過目不忘之法,又通煉金之術,爭相求教;佈教以儒經,亦得其心,更有求天主教者也。」瑪竇乃著西洋記法授不忘之術,又以漢文入文,得交友論,士人多稱之。翌年,禮安舉瑪竇為中華教省之首,主佈道之事,又瑪竇覲明皇帝,求其護教,並備貢品以助瑪竇。

既得新命,瑪竇思北向。尋王忠銘北調,示可攜瑪竇等北往。廿六年,瑪竇並郭居靜隨忠銘北上,秋抵京師。時日寇朝鮮,瑪竇等以外國人,不得久居,盤纏又盡,住一月而返。明年春抵南京。太素仍為引見,瑪竇在南京,結交葉向高、李贄、徐光啟等,皆求西洋技術者,而光啟終受洗入教。瑪竇與大報恩寺僧雪浪論辯,雪浪不敵。又建石鼓路天主教堂,使南京為佈教要地。

廿八年,瑪竇攜教士龐迪我二詣京師。翌年春抵,得以謁見明神宗,獻十字架、自鳴鐘、聖經、坤輿萬國全圖、西洋琴等。乃詔准瑪竇等長居京師。瑪竇乃以西學納交於士大夫,談論天主、靈魂、天堂、地獄之事。又撰新書,得士子青眼,尊稱之 泰西儒士 。士人入教者不鮮。

卅八年,瑪竇病薨,賜葬平則門外滕公柵欄,今仍見,湯若望、南懷仁在其左右。遺言指龍華民接掌教務。時已有教徒二千五百餘。

瑪竇以一人之力,兼習儒經,明曉中國禮俗,得士子之心,而教傳於一時。崇禎末,明皇后嘗致書教皇,以其將受洗,求教皇助抗滿洲,永曆帝亦有遣使教廷者。可見瑪竇佈教,得盡中國上下,來華教士,多以其法傳道,稱「利瑪竇規矩」。其次瑪竇使西學初入中原,一時學風蔚盛。曆法、炮術得以日善。西學東漸即起於瑪竇。而其譯儒經為西字,又為西洋人所奇矣。

教宗若望 保祿二世嘗言:「利瑪竇之功,在交流東西。其以漢文編制天主教神學禮儀,使中國人知福音,立教會……利神父以自身為中國人,兼治漢學。以區區一身,合司鐸、賢儒、基督徒、意大利人、中國人,豈不偉哉!」足見瑪竇之功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 著作

  • 坤輿萬國全圖,天下輿圖也,有字各地地理之句。
  • 自著
  • 二十五言:述天主教修身之法。
  • 渾蓋通憲圖說:西洋天文也,李之藻筆錄。
  • 測量法義:幾何、測量之術,由徐光啟筆錄,附勾股義。
  • 西國記法:今人所謂「圖像記憶法」也。
  • 圜容較義:李之藻筆錄。
  • 西字奇迹:今名明末羅馬字注音文章,以拉丁字書漢語之法,為後世來華教士喜用。
  • 畸人十篇:利氏與十士之語。
  • 交友論:收西學友誼格言。為利氏以漢文書第一部書。
  • 同文算指:西洋算法也。據其師克拉烏之實用算術概論(Epitome arithmeticae practicae,一五八三年)而成。由李之藻筆錄,後收四庫全書。
  • 辯學遺牘:崇禎八年出版,錄利氏與佛教淨土宗袾宏及其門生虞淳熙之書信。
  • 譯著
  • 幾何原本:利氏與光啟合譯歐幾里得幾何原本首六卷,合有十五卷,末二為利氏師克拉烏之注。
  • 天主實錄:本羅明堅之新編西竺國天主實錄。後改天主實義,亦名天學實錄,論天主、靈魂、天堂、地獄之事。後收四庫全書,並譯為蒙古、滿洲、朝鮮、越南、日本文字。

利氏亦有編西琴八曲、齋旨、乾坤體義之書。在其故後,其日誌為金尼閣譯為拉丁文,一六一五年付梓,初名基督教遠征中國史,後復有漢譯,稱利瑪竇中國札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 據

  • 羅光利瑪竇傳
  • 顧起元客座贅語
  • 平川佑弘利瑪竇傳
  • 裴化行利瑪竇神父傳
  • 利瑪竇中國札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萬曆六年 - - 李時珍撰寫 本草綱目 萬曆十二年 - - 利瑪竇 繪首張中文世界地圖 山海輿地圖 同年 - - 朱載出版 律呂精義 同年 - - 定陵始建 萬曆二十年 - - 日本豐臣秀吉入寇朝鮮 壬辰倭亂 萬曆二十四年 - - 豐臣再寇朝鮮 丁酉再亂 萬曆二十九年 - - 利瑪竇 引油畫入中國 同年 - - 楊繼洲撰寫 針灸大成
  • 坤輿萬國全圖 泰西先生 利瑪竇 所製也 萬曆十二年 瑪竇之廣州 自製 萬國圖誌 示於室中 遠近震動 二十九年至京師 獻方物 明神宗覽其圖 甚愛之 三十年太僕寺少卿李之藻資刊行其圖誌 曰 坤輿萬國全圖 中土之人始知世界 三十六年詔宮人摹繪十二份 傳於今 原本或曰隨葬定陵 原為條屏六幅 後裝裱為一
  • 西班牙王國在歐洲西南隅 略稱西 東以庇利牛斯山界法國 西接葡萄牙 南境為英屬直布羅陀 越地中海 別領休達 梅利利亞 又領巴利阿里 加那利 皆處海中 利瑪竇 譯以西巴尼亞 淸廷則取日斯巴尼亞 耶經又譯士班雅 越南舊譯衣坡儒 均為其舊稱 今通稱西班牙 昔者 迦太基自伊比利半島東南入 以其地為屬領 號新迦
  • 幾何原本者 度數之宗 所以窮方圓平直之情 盡規矩準繩之用也 希臘人歐幾里得所纂 明人徐光啓并西洋教士 利瑪竇 譯其前六卷 定名幾何原本 而其後九卷 乃清人李善蘭与英吉利人偉烈亞力之所譯 是書也 開歐氏幾何之濫觴 以公理為其基礎 證他命題也  幾何原本一文似未成 宜善之
  • 中國禮儀之爭 事在明末清初 中華 教廷爭論中華禮儀有違天主教義與否 尤以祭祖 祭孔為甚 明萬曆十年十一月 耶穌會意大利傳教士羅明堅 Michele Ruggieri 與 利瑪竇 Matteo Ricci 抵廣東肇慶 天主教入華自此始 清順治元年 清兵入關 德意志傳教士湯若望 Johann Adam Schall von
  • 徐文定公光啟 字子先 號玄扈 明上海人 嘉靖四十一年生 奉天主教 教名保祿 萬曆二十五年舉鄉試第一 又七年中進士 授庶吉士歷贊善 從西洋人 利瑪竇 學天文 曆筭 火器 盡其術 遼東四路師敗 京師震動 累疏請練兵自效 超擢少詹事兼河南道御史 練兵通州 熹宗即位 令以少詹事協理府事 光啟以冒進為嫌 請告
  • 八年渡其國 布耶教 白石問以島外輿地 然後誌之 總爲一書 又參 坤輿萬國全圖 及荷蘭所製輿圖等 述各州名國 明其典據 全卷地名及地學所用辭 皆因 利瑪竇 之譯 其目次 卷一歐羅巴 卷二利未亞 卷三亞細亞 卷四南亞墨利加 卷五北亞墨利加 利未亞所指 阿非利加洲
  • 明之中葉 歐國以有大航海 殖民世界 故臺灣 東南亞之地 皆為彼據 至葡萄牙租澳門 與明交甚 時隆慶開關 海禁漸鬆 西人如 利瑪竇 等競入中原 譯幾何原本 傳宗播教 文化以新 然至末世 諸國皆有殖民中原之心 屢有戰端 崇禎六年 荷艦犯境 明將鄭芝龍敗之 十年 英犯廣州 明水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