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ⓘ 行書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諸葛建

諸葛建 字 起岑 ,吳琅邪陽都人,恪少子也。 恪為大將軍,吳大帝權封建步兵校尉。 建聞恪誅,車載其母而定。建得渡江,欲北走曹魏,行數千里,為孫峻追兵所逮。 諸葛亮,建伯父。 諸葛珪,建曾祖父。 諸葛綽,建兄。 諸葛瑾,建祖父。 諸葛喬,建叔。 諸葛融,建叔。 諸葛竦,建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暨艷

暨艷 字 子休 ,吳吳郡人也。張溫引致與孫權,以為選曹郎,至尚書。 艷性狷厲,好為清議,見時郎署混濁淆雜,多非其人,欲臧否區別,賢愚異貫。彈射百僚,核選三署,率皆貶高就下,降損數等,其守故者十未能一,其居位貪鄙,志節污卑者,皆以為軍吏,置營府以處之。而怨憤之聲積,浸潤之譖行矣。或言艷及選曹郎徐彪,專用私情,愛憎不由公理。艷、彪皆坐自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黎景熙

少好讀書,性強記默識,而無應對之能。從祖父習古文字,在此承繼學問。嘗從吏部尚書清河崔玄伯受字義,又從司徒崔浩學楷書、隸書,自是家傳其法。又好天文、玄象,頗知術數。而落魄不事生業。有書千餘卷。雖窮居獨處,不以饑寒易操。有一莫逆之友,范陽盧道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曹休

魏長平壯侯曹休 字 文烈 ,漢沛國譙人,曹操族子也。 天下亂,宗族各散去鄉里。休年十余歲喪父,獨與一客擔喪假葬,攜將老母,渡江至吳。以操舉義兵,易姓名轉至荊州,間行北歸,見操。操謂左右曰:「此吾家千里駒也。」使與曹丕同止,見待如子。常從征伐,使領虎豹騎宿衛。 劉備遣將吳蘭屯下辯。操遣曹洪征之,以休為騎都尉,參洪軍事。操謂休曰:「欲雖參軍,其實帥也。」洪聞此令,亦委事於休。備遣張飛屯固山,欲斷軍後。眾議狐疑,休曰:「賊實斷道者,當伏兵潛行。今乃先張聲勢,此其不能也。宜及其未集,促擊蘭,蘭破則飛自走矣。」洪從之,進兵擊蘭,大破之,飛果走。操拔漢中諸軍還長安,拜休中領軍。 曹丕即王位,為領軍將軍,錄前 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虞喜

虞喜 ,字 仲寧 ,會稽餘姚人也。成帝咸康中,因宣夜之說,作,以難渾蓋,以為 天高窮于無窮,地深測于不測。天確乎在上,有常安之形。地魄焉在下,有居之體,常相覆冒。方 則俱方,圓則俱圓,無方圓不同之義也。其光曜布列,各自運行,猶江海之有潮汐,萬品之有行藏 也。古曆日有常度,天周為歲終,故久而益差。喜覺之,使天為天,歲為歲,乃立差以追其變,使 五十年退一度。年七十六卒。 論曰:古無歲差之說,有之自喜始。其說以冬至度歲歲西移,與日月兩交逆行相似。明末西人 易為恒星東行,而冬至不動。立法雖殊,而以為歲之有差則一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姚信

姚信 ,字 元直 ,一字德祐,武康人也。為吳太常。嘗作一卷,云:『人為靈蟲, 形最似天。今人頤前多臨胸,而項不能覆背,近取諸身,故知天之體,南低入地,北則偏高。』又 曰:『嘗覽云,冬至日在牽牛去極遠,夏至日在東井去極近,欲以推日之長短。信以太極 處二十八宿之中央,雖有遠近,不能相倍。今昕天之說,以為冬至極低,而天運近南。故日去人 遠,而斗去人近,北天氣至,故冰寒也。夏至極起,而天運近北,而斗去人遠,日去人近,南天氣 至,故蒸熱也。極之立時,日行地中淺,故 夜短,天去地高,故晝長也。極之低時,日行地中深故 夜長。天去地下淺,故晝短也。然則天行寒依于 渾,夏依于蓋也。 論曰:昕天之說,以北極去人有遠近。冬 ...

行書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ⓘ 行書

行書 者,後漢潁川劉德昇所作也。即正書之小偽,務從簡易,相間流行,故謂之行書。王愔云︰「晉世以來,工書者多以行書著名。昔鍾元常善行狎書是也。爾後王羲之、獻之,並造其極焉。」獻之常白父云︰「古之章草,未能宏逸,頓異真體,合窮偽略之理,極草縱之致。不若槁行之間,於往法固殊也,大人宜改體。」觀其騰煙煬火,則迴祿喪精。覆海傾河,則元冥失馭。天假其魄,非學之功。若逸氣縱橫,則羲謝於獻。若簪裾禮樂,則獻不繼羲。

雖諸家之法悉殊,而子敬最為遒拔。夫古今人民,狀貌各異,此皆自然妙有萬物,莫比惟書之不同,可庶幾也。故得之者先稟於天然,次資於功用而善學者,乃學之於造化異類,而求之固不取乎,似本而各挺之自然。

王珉行書狀云︰「邈乎,嵩岱之峻極爛。若列宿之麗,天偉字挺,特奇書秀出,揚波騁藝餘好,宏逸虎踞。鳳跱龍伸,蠖屈資胡氏之壯傑,兼鍾公之精密,總二妙之所長,盡要蔑乎?文質詳覽,字體究尋,筆跡粲乎?偉乎?如圭如璧,宛若盤螭之仰勢,翼若翔鸞之舒翮,或乃放手飛筆,雨下風馳,綺靡婉娩,縱橫流離。」

贊曰︰「非草非真,發揮柔翰,星劍光芒,雲虹照爛,鸞鶴嬋娟,風行雨散,劉子濫觴,鍾胡彌漫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書 母 中古拼音 sjo 中古漢音聲母也 正齒音 隸章組 全清 生 書 合流 成審 因處三等 稱之審三 學界擬 ɕ 漢語 當世漢語分平捲舌者 有三型 南京 濟南 昌徐 三型 書 母皆捲 不分平捲者 作全清齒音 派陰聲調 日語 無論吳漢 皆讀さ 行 韓語 轉心 越南語 轉透 派陰聲調
  • 欲尋 書 之別解 宜閱 書 釋義 書 著也 著於竹帛謂之 書 又謂冊 東島漢語謂之本 可以文字代言語 掲橥人類之思想 紀錄民群之事物 用是 行 遠垂久 而為載籍之總名也 西元二〇一〇年 谷歌社公表云 印刷術發明以來 異名之書籍 凡億三千萬 許慎 說文解字敘 云 倉頡之初作 書
  • 初 伏氏與大小夏侯之 書 以憶述而成 書 以隸字 故為今文經 重家法 或有說 堯典 之 曰若稽古 而逾四萬字者 而後魯王壞孔壁 得蝌蚪文 尚書 有欲並立之於學官者也 新莽間 國師公劉歆重 尚書 立為學官 漢末至魏晉時 古文 尚書 始興 孔安國傳大 行 於世 唐修 五經正義 用孔傳本 至宋 朱子令其徒蔡沈修 書
  • 書 述仲尼之意 作 孟子 七篇 以此知是 書 為孟子晚年知其道不能 行 退隱歸鄉 親為著述 以俟後賢而成也 漢初一起諸子 雖文帝時嘗列于 記傳博士 然終西漢亦甚微 劉向 七略 亦列 孟子 于 諸子略 後漢中興 有趙歧者 好經學 為作 孟子章句 是始有注疏之文 隋 唐偶有傳習 然皆以 孟子 為子 書
  • 書 門下平章事 參知政事為正副相 元豐改制 盡廢差遣 以尚書左右僕射各兼中 書 門下侍郎為宰相 建炎間復加平章銜 併中 書 門下為一 以合宋初舊制 乾道間廢中書令 侍中 尚書令 定左右丞相為宰臣 迄於宋末 遼制分南北院 因唐宋置樞密院 下置宰相府 皆分南北 北院主兵事 南院主銓選丁賦 復置 行
  • 錢鍾 書 字哲良 又字默存 號槐聚 清宣統二年生 江蘇無錫人也 父基博 善古文 伯父基成無後 以鍾 書 繼之 基成每之茶館聽 書 鍾 書 輒隨焉 初 基成親為鍾 書 開蒙 後 基成夫婦嗜鴉片 起居無常 漸失管教 基博憚之 俟其不在側 每厲教鐘 書 總角 入東林小學 未幾失怙 冠 入清華大學外文系 頗顯其名 與曹
  • 次第 惟材是舉 使資淺者為裏行 資深者入三院 唐 劉肅 大唐新語 舉賢 初 周以布衣直門下省 太宗就命監察裏行 俄拜監察御史 裏行 之名 自周始也 新唐 書 百官志三 開元七年 又置御史裏行使 殿中裏行使 監察裏行使 以未為正官 無員數 宋 高承 事物紀原 持憲儲闈 里 行
  • 平沙萬里 行 泰語 ม งไกลในรอยทราย 者 遊記也 泰王國詩琳通公主撰 所述 公主之再訪華也 時在一九九〇年四月七日至四月廿一日 公主著是 書 以絲路風土曉泰民 書 中親畫圖十幅 公元一九九〇年四月七日 公主一行抵北京機場 是夜 華 行 國宴 於釣魚台國賓館芳菲園 八日 訪北京碧雲寺 臥
  • 應疾 惟精心於肯綮 乃從弈 居五歲 九州動亂 學術滯礙 遂得曉夕耕耘楸枰 時棋鬬不興而武鬬盛 弈師茫然無事 志 行 嘗冒險 訪諸師求弈 每竟一局 師皆復局解之 焉乃技日進 而愈識棋妙 嘗致 書 其師曰 願辭職 就廣州體育社 以蒙先生益多教導 若可 寧為雜役亦足 師愕然問其悖否 既見放逐 肺疾而就醫 醫
  • 唐裴憲公 行 儉 字守約 絳州聞喜人也 父仁基 系出河東裴氏中眷裴 行 儉能識人 性多謀 善草書 高宗將立武昭儀 行 儉以為不可 顯慶二年 為袁公瑜所譖 貶西州都督府長史 累拜安西大都護 儀鳳二年 突厥可汗都支犯安西境 朝廷將以大軍討之 行 儉請冊波斯王 道由突厥 順勢而為 高宗納之 乃命 行
  • 中 書 省 合尚書 門下 稱三省六部 昔中華之臺閣也 天下政令之所出 以中書令總之 與尚書省 門下省協相理政 下所具官制 以唐六典為本 他典為輔 中書令 員二人 正三品 佐天子 掌政令 侍郎 員二人 正四品上 令之副貳也 掌冊 書 舍人 員六人 正五品上 草政令 署而 行 之 下官有表 狀上聞 舍人得而奏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