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ⓘ 元稹




元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ⓘ 元稹

元稹 ,字 微之 ,別字 威明 ,唐河南河南人,代宗大曆十四年生。幼孤。九歲工屬文,十五擢明經,判入等,補校書郎。

元和元年舉制科,對策第一,拜左拾遺。性明銳,遇事輒舉。當路者惡之,出為河南尉,以母喪解。服除,拜監察御史。按獄東川。俄分司東都,召還。次敷水驛,中人仇士良夜至,稹不讓,中人怒,擊稹敗面。宰相以稹年少輕樹威,失憲臣體,貶江陵士曹參軍,而李絳、崔群、白居易皆論其枉。久乃徙通州司馬,改虢州長史。元和末,召拜膳部員外郎。

稹尢長於詩,天下傳諷,號元和體。穆宗在東宮,妃嬪近習皆誦之,宮中呼元才子。稹之謫江陵,善監軍崔潭峻。長慶初,潭峻方親幸,以稹歌詞數十百篇奏御,帝大悅。擢祠部郎中,知制誥。變詔書體,務純厚明切,盛傳一時。然其進非公議,為士類訾薄。俄遷中書舍人、翰林承旨學士。數召入,禮遇益厚。

裴度三上疏劾、稹傾亂國政。帝迫群議,出稹為工部侍郎。然眷倚不衰。未幾,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,朝野雜然輕笑,稹思立奇節報天子以厭人心。時王廷湊方圍牛元翼於深州,稹所善于方言︰「王昭、于友明皆豪士,雅游燕、趙間,能得賊要領,可使反間而出元翼。」李逢吉知其謀,陰令李賞訹裴度曰︰「于方為稹結客,將刺公。」度隱不發。神策軍中尉以聞,詔韓皋、鄭覃及逢吉雜治,無刺度狀,而方計暴聞,遂與度偕罷宰相,出為同州刺史。諫官爭言度不當免,而黜稹輕。帝獨憐稹,但削長春宮使,徙浙東觀察使。太和三年,召為尚書左丞,務振綱紀。然稹素無檢,望輕,不為公議所右。俄拜武昌節度使。五年卒,年五十三,贈尚書右僕射。

稹仲兄司農少卿積,營護喪事。所著詩賦、詔冊、銘誄、論議等雜文一百卷,號曰元氏長慶集。又著古今刑政書三百卷,號類集,並行於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鳥 葉送往來風 父楸然久之 濤未及笄 父亡 迫為樂妓 貞元年間 西川節度使韋皋甚憐之 招其至帥府赴宴賦詩 一日 皋授之 校書 一職 上未允之 然校書之名世人皆知也 後世亦以薛校書稱之 濤遇 元 稹 於梓州 稹 憐之 然無果矣 遲暮時 制箋為生 孤獨而亡 何光遠 鑑誡錄 卷十 范攄 雲溪友議
  • 曰: 養兵河北 待至冬日霜降 渡河抵鄆擊師道 帝納其謀 令田弘正行之 元 和十四年二月 師道果為其部曲所殺於鄆 傳首京師 自是藩鎮懾服 北面稱臣 憲宗崩 穆宗嗣位 藩鎮復亂 度受命討之 元 稹 方欲入相 懼度歸朝 頗加貶損 度亦懼 乃白 元 稹 惡行於帝 得免 卒罷度兵權 遷東都留守 居洛陽 王師聞度離任 莫不失
  • 甫世譽 詩聖 與李白並稱 李杜 傳 杜工部集 元 稹 之言曰 李白壯浪縱咨 擺去拘束 誠亦差肩子美矣 至若鋪陳終始 排比聲韻 大或千言 次猶數百 詞氣豪邁 而風調清深 屬對律切 而脫棄凡近 則李尚不能曆其藩翰 況堂奧乎 白居易亦云 杜詩貫穿古今 盡工盡善 殆過于李 元
  • 唐 樊綽 蠻書 名類第四 載云 作擖欄舍屋 案 擖 說文集韻並音劼音臈 刮也 撻也 元 稹 酬樂天得微之詩知通州事因成四首 诗云 平地才應壹頃余 閣欄都大似巢居 註 巴人多在山坡架木為居 自號閣欄頭也 清 李調 元 南越筆記 云 欄架木為之 上以棲人 下以棲群畜 名欄房 亦曰高欄 曰麻欄子 楊宏烈 胡文中 潘廣慶 西關大屋與騎樓
  • 狀 以固守關防 伺其可擊則用兵 李德裕卻以 守險示弱 虜無由退 擊之為便 武宗采納李德裕之法 反擊回鶻 勝 會昌三年 澤潞節度使劉 稹 叛亂 李德裕上奏劉 稹 之叛乃牛僧孺 李宗閔二人之罪 牛僧孺被貶汀州刺史 十一月又貶循州 今廣東惠州市東 員外長史 李宗閔亦貶 會昌六年 唐宣宗即位 白敏中當政 李黨紛紛被斥